用制度管住权力寻租

——从新增条文看《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
http://www.ybxww.com 2011-6-27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自1997年3月28日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试行)》,“试行”的《准则》用了13年,在这13年间,中央高层在反腐倡廉上决心大、力度大,并持之以恒,而且著有成效。仅2009年,披露和依纪依法惩处的部省级高官就达14名之多。但是正如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中央专门的政治局会议以及新近的中纪委第五次会议指出的:“反腐倡廉建设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不仅如此,中央告诫全党“必须清醒”和认识到“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因此,在虎年伊始,将已试行了13年的“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正式“升格”为“正式的党纪党规”。这就从制度层面上看,中央在反腐败的问题上,进一步摒弃人治有因素,进一步强化法治化和制度化。

腐败问题说到底,即权力不受约束和权力寻租。“权力寻租”指是政府各级官员或企业高层领导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避开各种监控、法规、审核,从而寻求并获取自身经济利益的一种非生产性活动。“权力不受约束”或“少受约束”指,由于制度的缺陷和漏洞,导致权力失衡。“权力寻租”既有人性弱点一面,更有制度缺陷和漏洞一面。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展开和不断深化,经济利益层面便出现千奇百怪之态。一方面,急需制度的设制、建立和完善;一方面则因人性弱点和欲望的扩张。权力寻租就成了当下和相当长时间里的重要的社会现象和严重的社会问题。任何一级官员都握有一定的权力,因此从概率来讲,任一官员都有可能实施权力寻租的空间。如何诸住这些空间,除了人的教育和自省外,重要的就是制度上一是防止这些空间的出现,以及出现之后的管制。

面对13年以来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出现的新问题、面临《准则(试行)》的新课题和新教训,因此,现正式颁布的《准则》便在经济领域里扩大管控范围、扩大了管控力度、强化了管控措施(即条文)。《试行》共四章十四条及有关禁止条文30款,《准则》共四章十八条有关禁止条文52款。在新增的32款禁止条文里,几乎都与在市场经济中的“权力寻租”和变相“权力寻租”相关。多增加的32款大致可分为发下几类:一、即新增加的第七条“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谋取私利”,共有5款:“1、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土地使用权出让、政府采购、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中介机构服务等市场经济活动;2、干预和插手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兼并、破产、产权交易、清产核资、资产评估、资产转让、重大项目投资以及其他重大经营活动等事项;3、干预和插手批办各类行政许可和资金借贷等事项;4、干预和插手经济纠纷;5、干预和插手农村集体资金、资产和资源的使用、分配、承包、租赁等事项”。二、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谋取利益。这一条《试行》上有,但新增了3款。这3款分别是:“1、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及其他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或者党员领导干部之间利用职权相互为对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及其他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2、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社会中介服务等活动,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外商独资企业或者中外合资企业担任由外方委派、聘任的高级职务;3、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异地工商注册登记后,到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三、在公共权力的运用方面。新增了5款。这5款分别出自第一条之第6款“违反规定多占住房,或者违反规定买卖经济适用房、廉租住房等保障性住房”;第二条第6款“离职或者退休后三年内,接受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民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聘任,或者个人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性活动”;第三条第6、7、8款“6、违反规定用公款购买商业保险,缴纳住房公积金,滥发津贴、补贴、奖金等;7、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或者以象征性地支付钱款等方式非法占有公共财物;8、挪用或者拆借社会保障基金、住房公积金等公共资金或者其他财政资金”。四、选拔任用干部方面。新增了不2款,即第四条之5款“在民主推荐、民主测评、组织考察和选举中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和6款“利用职务便利私自干预下级或者原任职地区、单位干部选拔任用工作”。

我们可以看到,新增的四大类内容,都无一例外地与经济有关。尽管第四类的选拔任用干部方面与经济好象没有直接关系,但从披露的大量事实表明,这个领域即通常所说的“买官卖官”。这是权力寻租的“中国特色”,而且富有传统。事实上,近十年来,我们从披露的大量腐败个案中发现,腐败的高发地在如下一些领域:交通、房地产及土地拍卖、选人用人、金融、司法(不足的是后两者《准则》没有提及)等。而且,无论在“买官卖官”上,还是在土地拍卖房地产上,贫官们动辙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乃至上千万几千万地贪!因此,我们在权力寻租上看到是触目惊心的大案、要案和特大要案!新增的多达22款的禁止条文,就是要在制度的设计上,尽量地弥补缺陷;就是要在制度的层面上,尽量地堵塞漏洞。

读《准则》,更让我们清醒的是:我们不能满足“手莫伸、伸手必被抓”的道德祈求,而且要以制度的保证来制止“伸手”--这是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关于党的建设最为重要的理念和重要的贪得无任务。

(作者:宜宾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宜宾市委讲师团团长  刘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