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基础 筑牢防线 捍卫“舌尖上的安全”
http://www.ybxww.com 2014-8-1 来源:宜宾新闻网

浅谈宜宾县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现状及对策

摘要:“民以食为天,药以安为先”。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完善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机构,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监管制度,建立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制度和质量标识制度,保障食品药品安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又进一步对食品药品安全工作作出了专门部署,提出了明确要求,国务院于2013年4月下发了《关于改革完善地方食品药品监管体制的指导意见》,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人民群众饮食用药安全的高度重视。2013年,新一轮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正式启动,食品安全监管由多个部门集中为一个部门,并设置了乡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更有利于实现全程无缝监管。食品药品监管系统上下努力践行公正勤廉价值取向,实现监管工作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消除监管盲区,切实保证人民群众饮食用药安全。

一、宜宾县食品药品监管基本情况

宜宾县位于中国西南、四川盆地南缘,长江上游和金沙江、岷江下游“金三角”地区,川、滇、黔三省边界经济开发的腹心地带,面积2945.83平方公里。辖区有26个乡镇,总人口103万。全县现有各类监管服务对象约10000余户:药品、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使用单位1400余户;保健食品、化妆品经营单位约900余户;餐饮服务单位2000余户,其中持证单位1300余户,农村集体聚餐厨师近200余人(一条龙服务);食品生产环节1000余户(含小作坊),其中,持证51户(因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须省上发证);流通环节食品(含保健食品)经营单位4500余户,其中,持证3500余户。这10000余户监管服务对象遍及全县乡、镇、村,存在多、小、散、乱的特点。    

过去,由于食品安全监管涉及众多环节和部门,监管过程中,还存在着一些职能交叉、模糊与空白地带,遇到问题无法切实解决。监管工作呈现面宽量大、事多人少、投入不足的特征。2013年底,根据宜宾县《关于改革完善全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领导小组会议》和《宜宾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宜宾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精神,宜宾县全面完成食品药品系统机构改革及工商、质监人员划转工作,全系统正式履行新的食品药品监管职能,整个监管系统框架已初步构架完成。

二、宜宾县食品药品安全形势

近年来,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上级食药监局的指导下,县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认真履职,严厉打击食品药品违法违规行为,切实规范食品药品市场秩序,未发生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故,全县食品药品安全形势总体趋好。但是,全县食品药品安全风险高发和矛盾凸显的阶段性特征仍然明显,产业基础仍然薄弱,诚信体系还不完善,影响安全的新因素不断出现。特别是一些地区出现的问题乳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食品药品安全事件,反映出一些企业和生产者法律意识淡薄,社会责任缺失,诚信道德滑坡,不仅给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带来危害,也严重破坏了行业的公众形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不能有丝毫松懈,依法重点治乱绝不能手软,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应当切实筑牢食品药品安全防线,确保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三、宜宾县食品药品监管现状

(一)食品药品生产经营者责任意识和诚信意识较差。一是部分食品药品生产经营者食品安全主体责任意识不强,诚信意识很差,法制观念淡薄,往往为获取高额利润制假售假,生产经营假冒伪劣食品药品。二是食品“四小”泛滥。目前,我县食品“四小”(即小作坊、小餐饮、小摊贩、小副食店)无证生产经营现象同全国、全省、全市一样,比较普遍。据不完全统计,我县“四小”业主约3000余户,食品“四小”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从业人员素质差、安全质量意识差、卫生状况差和参杂使假等。特别是一些蛋糕店(前店后厂)、饮品店、街边流动食品摊点等,工艺落后、加工设备简陋、食品原料及成品质量难以保证;有的小餐饮、小摊贩、小副食店特别是农村流动小商贩,使用、销售过期、变质食品,严重侵犯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对农村食品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由于食品“四小”条件差,不符合许可审批条件,因此,基本处于无证生产经营状态。三是食品“四小”监管难度大。据调查,我县从事食品“四小”的业主、商贩大多为下岗职工、进城务工人员和“城中村”农民等社会弱势群体,如果监管部门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予以取缔,势必成为社会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因而监管难度很大。

(二)食品药品消费者安全意识较差。一是农民群众食品药品安全意识不强。一些不法人员将劣质、过期、“三无”食品药品大量流向农村市场,大多数农民群众在购买食品时贪图便宜,而且不会查看食品药品的商标、厂名、厂址、有效期等内容。二是农村群体性聚餐是食品安全监管盲点。随着农村经济的不断发展,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农村家庭婚丧嫁娶等举办的群体性聚餐次数和规模不断增多和扩大,而农村群体性聚餐“一条龙”服务的厨师和从业人员食品安全意识差、缺乏卫生常识、教育培训不够,就餐人员食品安全意识不强。因而,最易引发群体性食物中毒和食源性疾病事件。

(三)食品药品安全监管能力不足。一是执法人员编制不足。机改后,县食药监局从工商、质监划入23名执法人员,县内事业编制置换参公编制21名,大队新增工勤编制1名,原有各类编制36名。现有各类编制共81名,在岗人员55名。在所属6个乡镇片区监管所中,2个监管所分别有3名执法人员,4个监管所分别只有2名执法人员,片区监管所管辖区域较宽,监管难度大。据测算,全县每1万人口中只有0.8名执法人员编制,低于全市平均水平。二是执法设施设备不足。机改后,县食药监局办公用房严重不足,所属乡镇片区监管所和监督稽查大队均无办公场所和执法交通工具,全部靠租房办公和租车执法,给监管执法工作带来很大难度。三是食品检验检测能力不足。农产品检测体系尚不健全,检测设备不能满足食品安全监管的需要;对蔬菜的农药残留是否超标没有检测设备;对餐饮行业是否使用地沟油没有检测手段。四是执法专项经费不足。机改后,食品生产、流通监管职能分别从质监、工商划转县食药监局,监管对象新增6000余户,监管面宽量大,专项检查任务繁重,其专项经费未列入年度财政预算,执法专项经费严重不足。

(四)食品安全监管体制机制不够健全。食品安全监管工作从田间地头到餐桌,涉及食药、农业、林业、畜牧、水务、卫生、质监、工商、经信、公安、城管等10多个部门。机改后,我县成立了食品安全委员会,其办公室设在县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全县食品安全组织协调工作,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各乡镇成立了食品安全委员会及其办公室,负责辖区食品安全组织协调工作。按照《宜宾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食品药品安全工作的意见》(宜县府函〔2014〕61号)精神,我县虽然及时调整充实了县、乡镇两级食品安全委员会及其办公室,但在实际工作中,有的乡镇和监管部门在认识上还存在一定偏差,认为机改后食品安全监管是县食药监局的职能职责,与乡镇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关系不大。因而,不能很好地履行《国务院关于地方改革完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的指导意见》中指出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切实履行对本地区食品药品安全负总责”和“部门各司其责”的食品安全工作职责。


上页 1 [2] 下页